“100元3件,手快有手慢無……”華燈初上,載著各式鞋包衣物的手推車、機動三輪車、麵包車開始三三兩兩地鑽出天河南一路,不用到晚上7時,這條差不多1公里的長街,從中軸線延伸至黃埔大道,已經自發形成了一個“T”字型的大型“燈光夜市”,側卧於天河商圈邊上,喧鬧塵囂。
  記者蹲點一周,親身經歷這條走鬼步行街的開市、休市。前天和昨天,原本已經習以為常的街坊卻突然發現,這裡的黃昏不再“喧鬧”,人行過道恢復了寬敞。然而記者晚間再暗訪時發現,“走鬼”為了避開城管的監督,改變了“開市”時間,從以往下午5時半改到了晚上9時半。
  夜深了,天河城、正佳廣場的燈漸漸熄滅,“燈光夜市”閃亮登場。
  4月7日,下午6時左右
  半小時冒出“走鬼”街
  上周二下午5時,體育西橫街2個人騎著攤販車,一輛裝著削好皮的甘蔗,另一輛裝著各類小本子,從中軸線的橫欄穿過,直奔天河南一路,趕著去“占位”。
  天河城是廣州三大商圈之一,商業旺地和地鐵站給鄰近的天河南一路帶來了巨大的人流,屬於黃金地段。許多商家在這裡的沿線“街鋪”、“住改商”樓房裡經營各種年輕人鐘愛的特色飲食和玩樂之物。
  “這裡以前一直是小資商圈,大約大半年前,一到晚上就慢慢變成了‘走鬼’步行街。”阿添在天河北上班,在冼村邊上租了個房子,每天都穿梭中軸線,在天河城南門出入地鐵。他告訴記者,從天河城南門到正佳南門,“當初隔十來米才有三四檔地攤,但大半年來,越來越多,成行成市”,一到晚上人行道夾道兩邊就排滿了“走鬼”檔,路燈下熙熙攘攘,他每天下班都得從摩肩接踵的人流中穿插。
  記者上周暗訪發現,從下午5時半開始,眾多攤販就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有些人拎著藍色的大麻袋,占了1平方米的地方,從袋子里拿出組裝的落地式衣架,接著掛上衣服,蹲在地上等待買家;有些攤販推著兩輪小拖車,在地上鋪上兩層毯子,上面擺滿了便宜的女鞋;還有一些貨主直接抱著兩個大的塑料箱,商品就平放在箱子的蓋子上,這些多是販賣一些輕巧型商品,比如化妝品、手機殼等。
  不到半小時,大約傍晚6時左右,隨著下班晚高峰的到來,這個“小資商圈”早就被“走鬼”占領。由天河南一路輻射到中軸線至黃埔大道為界,“T”字型的街道遍佈流動廉價服裝檔,包括童裝、女裝、特色T恤等;流動廉價商品檔,比如手機殼、山寨手袋等,還有流動燒烤檔、流動熟食檔,甚至流動菜檔。
  “要在這條旺街擺攤,得提前霸位。”一個檔主告訴記者,下午5時半是一個時機,哪怕是扔一袋東西在那,也是象徵性地霸位,來晚了就沒有地方可擺,但太早來占位也不行,“城管還沒有下班”。
  晚上6時半,天色漸暗。天河南一路3米多寬的人行道兩邊已經擺滿超過100個地攤,能通行人的地方寬不足1米。
  4月8日,晚上8時
  打工族換裝到街上吆喝
  據觀察,依托天河南一路衣服街鋪較多的優勢,這裡80%以上的“走鬼”擺賣的都是衣服,當中又以年輕女裝、童裝占多數,檔主多為年輕人。其中,比較有意思的是,相當一部分檔主只是“兼職走鬼”。
  “白天生意不太好,這裡地旺,晚上再轉戰這裡。”25歲的阿芬白天在六運小區里開著一家不到10平米的小店,門可羅雀,順便再在網上“經營淘寶”。由於店里的位置偏,生意不太好,她晚上索性早點關門,把一些貨拉到天河南一路上擺賣。
  “我還特地剪標,好讓那些光顧的年輕人明白這些不是‘地攤貨’,能賣一個好價錢。”阿芬主要賣女裝,店里白天大約能賣十來件,但到了夜晚這個營業額可以翻幾番,“生意好的時候賣五六十條褲子(緊身褲)不成問題”。
  像阿芬這樣靠晚上“補給”才基本維持白天街鋪鋪租的年輕人在天河南一路的“走鬼”中並不鮮見,他們大多晚上8時半以後才從店鋪裡拉貨出來找個地方叫賣,有的甚至還與住改商的街鋪相熟,互相好有個照應。
  “比如城管一來,我就往她那裡去躲。”經營各種時尚購物袋的林女士就是“兼職”走鬼之一,她白天就在體育西橫街的一個小房子里放貨、做淘寶,到了晚上才在天河南一路擺檔。“地鐵帶來的都是在天河寫字樓上班的人,特別是女孩子,她們喜歡用漂亮的袋子裝飯盒、資料等,從我這裡拿比在專賣店、網店便宜多了。”林女士說,她每晚能賣七八十個。
  “生意好的時候一晚能賺兩三百元,不好的時候就當賺個伙食費。”一個從潮州來廣州的“技術男”白天在崗頂電腦城“打工”,晚上下班就到天河南一路擺賣手機殼,給別人貼膜,“晚上沒有別的事情做,就當是一種生活體驗。”
  “白領擺攤很容易認,他們不大會講價,而且貨物比較精緻。”天河南一路一家做零食生意的店員告訴記者,“專職做‘走鬼’的,一般起碼有兩個人,一個拿貨、看貨,另一個叫賣”,專職的很懂做生意,由於不用鋪租,一個月下來比大部分“街鋪”都要賺得多。
  4月10日、11日,晚上6時至8時
  城管一來小販2分鐘走光
  由於占道經營,“走鬼”們心裡都十分亮堂:城管天天來,下午2時來一次,晚上6時再一次,有時會突襲檢查。
  “有鬼了!”10日晚上8時左右,不知哪裡傳來一聲喊,話音剛落地,附近幾檔“走鬼”紛紛捲包拾貨,沒車的四處奔跑,躲進橫街窄道,有車的發力推車衝出重圍。不消2分鐘,放眼望去,整條街彷佛被清場似的。要是沒有路邊街鋪站在門口看熱鬧的,還拿著貨杵在原地的路人,以及躲在樓宇之間不時探出腦袋來觀察的“走鬼”外,很難發現片刻之前這裡還是水泄不通。
  過了不一會兒,幾輛城管車魚貫而過,並未見執法人員“巡城”,小販才陸陸續續跑回原來的擺賣點繼續做生意。有的還會跟“獃若木雞”的路人解釋,“沒事,沒事,他們路過而已”。
  作為一個“老大難”問題,城管執法人員並非“熟視無睹”,但夾雜各方面對“城管”的印象,加上“地攤”的靈活走動,使得天河南一路的執法相對較難。
  “有時候是開車來,人多的時候,來七八個城管,過來就收東西;有時候就是一兩個城管走過來警告一下,讓我們趕緊走,不走就收東西。”一名經營各式絲襪、連體褲的攤主陳小姐告訴記者,大多數“走鬼”都早已設計好“逃跑路線”,城管來了,就逃跑;城管下班了,就沒事似的擺檔。
  陳小姐也曾經被城管逮到一次。“收了我的東西”,她說,“我就幾個襪子,不值錢,不要了”。
  事實上,自從上周初媒體再次聚焦“走鬼”問題後,廣州200多名城管、公安執法人員分乘多輛執法車,在9日下午分別對廣州購書中心及天河城周邊地區、白雲區梓元崗至中醫葯大學附屬醫院地段的亂擺賣行為進行整治。其中,天河區城管部門也進行重點執法,派出執法人員對該天河南一路路段的亂擺賣進行了查處清理。
  記者看到,天河城管執法部門和屬地街道都派出了執法人員到亂擺賣路段進行守點。他們時不時上街巡邏,巡邏間隙則有的在報刊售賣亭邊上駐點,有的則到附近的街鋪“隱藏”。由於有執法人員守點,往常雙休日喧鬧非凡的天河南一路,在上個周末則“水靜河飛”。
  “他們在樹後歇著,我們看得到。”11日傍晚6時半,記者再次走訪時發現,天河南一路兩邊都時不時有一些警惕性頗高的“路人”在邊上“聊天”:三兩個人圍著一輛蓋著布子的腳踏車,貌似拉家常,眼睛卻東張西望,瞅著不遠處那些穿著制服守點的城管執法人員。
  4月13日,晚上9時半開始地攤燈光齊備越夜越旺
  4月13日晚上9時半,又一個“雙休日”即將告別,天河城、正佳廣場內的專賣店開始清點計算,天河南一路的街鋪也忙著統計是日貨流。
  “安靜”了差不多一整天的人行道卻開始“蠢蠢欲動”。
  “(城管)終於都走了,那麼晚應該不會再回來。”守候了差不多兩個小時的賣鞋男子開始張羅他的麵包車——後背掀開幾十雙球鞋放在高疊的鞋盒上面,一支光管由電線經轉換器接駁到車載電源而發白,吸引著離開天河城準備歸家的路人。
  陸陸續續地,從晚上9時半開始,一些推車開始駛進天河南一路,一些捲鋪開始在人行道上打開,一些小吃檔生起了煙火,不到10時,這條“走鬼”步行街已經完全重現了昔日傍晚的擁擠光景。不同的是,由於臨街的街鋪開始打烊,可以借助的燈光變少、變暗,“走鬼”基本都備起了照明設備,步行街變成了“燈光夜市”。
  “城管執法就是一陣‘風’,‘風’吹過了,就沒事了。”有“走鬼”對擺賣不被再查顯得相當安心,而且認為“一時嚴打持續不了多久”。他們一邊互相吆喝,一邊火速地從陰暗的樓道中拉車出來,熟練地沿街搭起攤檔。
  “‘走鬼’其實很難取締。”從天河城看完電影出來買了兩串烤麵筋的李小姐說,他們地處商業旺地,尤其是晚上大商家都關門的時候,提供了一個“性價比”高的賣場,還管吃管喝,所以需求旺盛。“城管不可能一天24小時在這裡盯著啊。”
  “我們每天都在這(南一路)值班,看到占道阻礙行人的小販我們會警告,有時也會沒收他們的貨物。貨物都存在倉庫里,會通知他們來認領。”當記者以普通市民“投訴”時,一名城管無奈地說:“經過半年巡查這條街道還是能得到控制的,不至於攤位過多影響路人。而且附近居民很少反對擺攤,所以我們也很難做,只能這樣管了。”
  記者連日來暗訪發現,大多街坊對“走鬼”愛大於恨,而“投訴”的主要方面也是“走鬼”導致街道衛生髒亂差。
  街坊張女士說,一檔接一檔賣衫、賣鞋不影響什麼,“就是做小吃的影響大,先不說那些放在路邊上的生肉、生蚝有多恐怖,單是那些烤爐,過路的不小心就容易被燙著”。
  “不可否認他們也帶旺了人流,但對正兒八經交鋪租做生意的人是一個很大的衝擊。”沿街的街鋪店主劉先生建議,政府還是應該再想些辦法,特別是對設立“流動商販臨時擺賣疏導區”的做法進行總結、梳理,制定一些有效監督的新對策。
  4月14日零時,隨著最後一輛長板車離開,天河南一路徹底“入睡”。除了稀落的路人和兜客的士外,只剩下路燈照著燈柱底下成堆的垃圾。
  撰文:南方日報記者 謝苗楓 實習生 付聰 容梓姍
  攝影:南方日報記者 謝苗楓  (原標題:天河南“走鬼”轉戰9點半檔)
創作者介紹

盧素娟

jvcjovid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